游学在索契-国际交流合作处
国际交流合作处
大连医科大学 | 国际教育学院 | 本站首页
 
快捷菜单
快速返回
本站位置: 国际合作 >> 访学感言 >> 正文
浏览文章                                                 【发布时间: 2017-04-07】  【点击数: 】【字号: 】 【我要打印


游学在索契

关于此次项目

中俄医科大学联盟(ASRMU)是由哈尔滨医科大学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杨宝峰提出,哈尔滨医科大学与俄联邦伊·米·谢切诺夫莫斯科第一国立医科大学共同发起的,于2014年由中俄两国92所高水平医科大学组成的医科大学联盟,是中俄两国大学间成立的规模最大、参与院校最为广泛的合作联盟。。今年4月11日至4月15日,在俄罗斯索契市举办第二届中俄医科大学冬令营,本次交流的主题是“运动医学”。

1.初见——美丽而热情

从大连出发,到北京转机,再坐8小时国际航班到莫斯科,再由莫斯科转机索契,到达时已经是第二天晚上,其中还要减去时差5小时。索契是2014年冬奥会的举办地,如果你们对此没什么印象,那大概也听说过五环只开了四环,恰好是代表美洲大陆的右上环没有打开,恰好是在俄罗斯的冬奥会上,美洲大陆那一环打开故障。哈,开个玩笑了。

图1 2014冬奥会开幕式剪影

之所以选索契为本次冬令营的基地,我想最重要的大概因为和“运动医学”主题契合,索契是冬奥会的主办城市,是2018俄罗斯世界杯的分会场,今年五月还有F1赛事,简直是俄罗斯的运动首都。其二,作为俄罗斯最狭长的城市,沿着黑海边,背靠高加索山脉,大概是俄罗斯难得的宜居城市。高加索山脉既阻挡了来自北方的冷空气,又将来自黑海的暖湿气流汇聚在索契,造就了地球最北端的亚热带湿润气候。呐,小伙伴们不上地理课很久了,所以举个俺们东北人都熟悉的例子——索契的纬度与我们沈阳一样,但年平均气温却是14.2摄氏度,too young too simple的我,穿了一双暴露身份的东北靴子,在4月的索契天天捂汗~

我们的活动场所在奥运村内、奥林匹克公园旁的City Hotel,打开窗户就可以看到雪山和营区门口的黑海,当然雪山和黑海,本身就是索契这个城市的特征。打扫房间的俄罗斯大妈十分热情,即使我们处于交流障碍的状态,也愿意对着手机翻译,和我们讲讲家长里短,热情和美丽,大概是对战斗民族最初的印象。

2.行程——传说中的流水账?

4月11号,伴随着热烈的掌声,中俄医科大联盟索契冬令营开幕了。在本次活动中,一共有来自莫斯科第一国立医科大学、库班医科大学(主办大学)、北大、中山、华西等中国大部分医科院校的80多名学生参加了开幕式。我们也非常荣幸地见到了来自俄罗斯主持运动医学的通讯院士阿纳多利·贝科夫、库班医科大学的科研副校长安德烈·列奇科,他们和库班医科大学的师生在接下来的日程中,给我们带来了难忘的课程,并指导我们参观索契医疗相关医院、医疗中心和设施。

2.1 F1 MEDICAL CENTER:

索契在今年五月首次承办F1分站赛。11号下午,我们就参观了F1赛车场以及附近的医疗中心。在医疗中心,阿纳多利·贝科夫院士和场馆人员向我们详细阐述了赛前运动员的兴奋剂检查,比赛过程中的突发事故,以及紧急情况相关处理。印象最深的大概就是从这次参观开始,不断给我们灌输直升机急救的理念,这个急救中心最引以为豪的就是应急,甚至整个索契最好的科室都是First Aid。

2.2索契市第四人民医

4月12日,我们参观了索契市第四医院,此医院是为了索契冬奥会重新修建的医院,医院规模不大,800度床位,有100多是急诊床位。设备和国内的差不多,着色喜欢暖色调,但再次强调,医院顶楼是停机坪,在交通情况不允许的情形下,政府出资派直升机转运病人到急诊病房。最好的科室急诊。

2.3索契市第八人民医院

4月14日,我们还参观了冬奥会滑雪赛道旁的索契市第八人民医院,其实也是当地专门为了滑雪而建立的疗养医院,虽然规模不大,但普金总统还曾来这个医院视察。当地每年在滑雪季节,大概有10万人来滑雪,平均每天接诊50-60名患者。我们见识了各种康复治疗仪器,如可以治疗妇科疾病的水疗仪器,或是可用于治疗皮肤疾病及关节肿痛的热疗用泥等。说实话可能和我们的中医有点像,和俄罗斯的传统医学有一定联系。

图7 挂在医院墙上的普金总统拜访图片

图8 水疗设施

2.4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4月13日上午,主题为Topicalissues of sports medicine and rehabilitation的国际会议在营地里举行,其中库班医科大学心血管教授向我们介绍了各式各样的康复疗法:包括水疗、热疗、气雾吸入疗法、臭氧疗法等。另外,来自中国的南方医科大学的肖军教授,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唐新教授,也与我们交流了运动员及运动爱好者的常见疾病及相关诊疗方法。他特别向我们提到,在国内,临床上外科和康复科学科划分界限比较明显,外科医生有时对于行之有效的康复医学进展不甚了解,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看到更多外科和康复科的医学交流,联手合作治疗病人。

图9 会后颁发參营证书

2.5丰富的课程和活动

每天下午,还有美丽的安娜老师给我们上俄语课(相应的,俄罗斯小伙伴上中文课)帅气的武术老师上武术课,当然这两堂课都是在中俄小伙伴们不断的一脸混沌状态中度过的。期间,每次颁奖和开会,都有俄罗斯的民族歌舞,真的是能歌善舞的民族。4月14晚上,还有一个音乐会,中俄小伙伴相互赛歌赛舞。最难以忘怀的是,中国营员用俄语为俄罗斯伙伴们歌唱《喀秋莎》,俄罗斯营员也用中文为我们唱了《春天在哪里》。在闭幕式上,我们用鳄鱼欢呼着“中俄友谊万岁”,在悠扬的小提琴声中结束了我们的冬令营.

图10 歌舞联欢

3.最后的碎碎念——大国?大国!

感谢学校给予的这次机会,让我能有机会见识更广阔的世界,感谢哈尔滨医科大和库班医科大师生的大力支持和无私奉献,感谢这次交流的俄罗斯小伙伴和志愿者,感谢这一路同行、有缘千里的中国同伴,还有将近一个世纪的中俄友谊。在俄罗斯,俄语和法语比英语更加普及,但是语言从来不成为障碍,我们拿着微笑和谷歌翻译和肢体语言,面对当地人的微笑和大拇指,这些善意,足以让我们走遍世界。我想这些善意,很大一部分还有很大一部分是文化的积淀。我们在俄罗斯的十字路口,常常因为不认识路查地图,身后是一排等候的私家车,没有喇叭没有红灯没有监控。等我们适应了这种礼遇,我们就回国了,重新适应惊慌的跑过马路的生活。这大概是很小的一角,当然我们也是带着善意的目光去发现国外的善意,所以我们的评价总是积极和正面。这当然有一定的道理,我们没有必要特意跑到国外去发现他们的马路如何不堪,酒店如何小气等等这样的琐事来寻找自己的优越感。今天的中国,我们到任何一个国家,都不需要刻意寻找物质的优越,因为我们很快刻意做到甚至超越。但今天的我们,不再弱小的,或者说马上要走向大国的我们,在面对他国的善意的时候,我们是否给与了相应的善意,我们是否值得这份尊重和善良?

这次旅行,还有一个发现,原来中文的“厕所”、“不要随地扔垃圾”等等的小贴士,中文的导购、中文的秩序牌,这些都是真的,甚至是友好的俄国,大概也和中国人近年来的大量输出和疯狂购物有一定的因果关系。

说了这么多,最后想引用白岩松的一段话:“什么叫大国?在很长一个历史阶段里,中国的GDP排名靠前的事实不会改变,从硬件角度,我们足以自豪。那么豪华的饭店,那么宽的马路,那么多一模一样的机场,走遍世界也几乎找不到。但软件呢?过马路?车速?校车……国家的软实力,体现在一个又一个细节上,有价值的输出、理性的情怀,也有制度的人性化,民众的素养。也许中国的GDP二十年内能成为世界第一,但要做到这些细节,起码还要五十年。”

虽然个人并不能改变这样的文化积淀,但至少,我们在国外享受他人善意的时候,我们应该给予相应的、对等的回礼。

最后的最后,还是感恩和珍惜,友情、师生情和陌生人的善良,感谢这短暂、美好、深刻的经历,珍惜这些平凡的善良。

中俄索契冬令营营员

大连医科大学

黄诗烨

编辑:岳莎莎 作者:黄诗烨 最后更新:2017-4-11 10:24:27

Copyright (C) International Office of DMU, All Right Reserved

Designed by Network Center of DMU. Total Visits:
辽宁大连旅顺南路西段9号 大连医科大学